书名:诱吻春夜

第180章 和梁锦墨在一起的她,蜕变了。

    一切始于那个风雪夜。
    而梁牧之并没有发现那是个命运的拐点。
    那一晚他给许栀发微信问她开到房间没有,信息石沉大海,后来他不是没想过出去找许栀,但是陈婧说,许栀都没有回来,也没有打电话给他,应该是找到住处了。
    他被轻易地说服了。
    为什么会听信陈婧的话呢,大概是因为刚刚在一起的新鲜刺激很上头,她说什么,他都信,包括后来在滑雪场,她诬陷许栀。
    滑雪场的误会,是他和许栀关系彻底崩坏的开始。
    许栀这时也提到了滑雪场,“还有滑雪场那次,你记得吗?我被你从酒店赶出来,当时我情绪太激动,气得想要出景区,但是没大巴了,结果到了晚上还在路上磨蹭,也是碰到锦墨哥哥,才没有落得无处可去的境地里。”
    梁牧之感觉,她的一字一句,都变成了刀,在凌迟着他的心。
    是他将她从酒店赶出去的,他没有问她去哪里,想当然以为她会另外开一间房,可原来,她一个人在外面游荡了那么久。
    “他帮过我很多,”许栀提到梁锦墨,语气变得很软很软,“订婚典礼也是一样,你抛下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好遇到他,是我主动要求他和我订婚的……过去因为懦弱,我做过无数次错误的决定,但订婚典礼换人这个决定,会是我一生里最正确的选择。”
    梁牧之垂在身侧的手,手指轻轻蜷缩,开口时嗓音艰涩:“我……现在道歉,是不是没有意义了?”
    细数之下,原来他伤害过她这么多次了,他却完完全全地忽略掉了,现在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粗心。
    许栀深深看了他一眼,“我不知道你道歉的目的是什么,梁牧之,我觉得你要是清醒,就应该清楚,我和你之间,不仅回不到过去,也做不了表面的朋友,或许以后因为梁家还会见面,但也仅此而已了,私下里我和你不会再有任何往来。”
    他的左手缓缓攥住,哪怕难听的话她已经说过很多了,可是他仍没有免疫,听到还是会胸口窒闷,他说:“你喜欢他……是因为他帮了你吗?”
    许栀摇头,“有这个原因,但不全是,我是很依赖他没错,但我也希望他能依赖我,我想尽我所能守护他,他和你不一样,你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而这个世界给他的太少了,我希望我能弥补那些空缺,虽然很难,但我会努力。”
    她的语气坚定而果决,说到这些,也没有不好意思。
    她不像从前那样别扭,总是害羞于直白表达自己的想法,将很多话都藏在心底。
    和梁锦墨在一起的她,蜕变了。
    这是他不愿意承认却又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阴郁的冬日里,有冷风轻轻地吹过,一路吹进他心底里,寒意蔓延至四肢百骸。
    今天他没有爷爷过世那天的崩溃,也没有从前的激愤,悲伤的七个阶段,他好像已经到了最后,他只是点头,问她:“现在你们在一起……他对你好吗?”
    许栀说:“挺好的,如果你不挑拨离间,就更好,上次你在他面前乱讲话,我哄了他好久,还有上次……你要是再碰我,我也说不准会不会再推你一回。”
    他低下头笑了,笑着笑着就又淡了,他为自己感到可耻,又抬眼看着她,说:“你想好了是吧,万一他是为了报复……”
    他没说下去,现在,他不是在挑拨,只是确确实实在提醒她这个可能性。
    “我以前,就是因为考虑这个,才瞻前顾后,不相信他,不过现在,我想清楚了,我愿意赌,”她眸底有微光闪烁,“我不认为我还能遇到比他更好的人,他值得我用我这一生做赌注,如果输了,那也是因为我有错在先,我会竭尽所能地努力,然后接受所有结果,这样,我就不会留下遗憾。”
    她的思路明晰,有条有理,言语也有力量。
    梁牧之微微失神了几秒,余光里,已经瞥见梁锦墨的身影。
    许栀也听到了脚步声,望过去。
    梁锦墨面色不太好,“已经五分钟了。”
    梁牧之站着没动,心想,有吗?
    至于看得这么紧么。
    不过,他没说出口。
    许栀觉得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又望了他一眼,“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还说什么,梁锦墨都已经站到跟前了。
    他摇摇头,“你们走吧。”
    他一直站在原地,目送梁锦墨牵着许栀的手离开。
    直到他们上了车,他依然望着那个方向,车子驶动,朝着墓园出口而去……
    他一直盯着,直到双眼酸涩,再也看不到一点影子,他垂下头,抬手揉了揉眼睛。
    挺好的,她说得挺清楚的。
    没有可能了,以前的小栀子会对他心软,但现在的许栀,已经不是那个任人拿捏,逆来顺受的小栀子了。
    真可笑,以前他觉得她是乖乖女,很乏味,从来没有意识到她有反骨,明明他们曾经那么近……
    他却没有真正了解她。
    会落得现在这样的结局,或许也是活该。
    良久,他用左手抹了把脸,深深吸气,转身也离开了这里。
    回程的车上,赵念巧问许栀梁牧之都说了些什么。
    许栀说:“就是问我和锦墨哥哥的事儿,我都和他说了。”
    赵念巧:“他看着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那么傲气,现在像霜打的茄子,他是不是后悔了,想追你?”
    许栀余光瞥一眼前面开车的梁锦墨,对赵念巧说:“不知道他怎么想,反正我已经有未婚夫了,结婚的事儿也定了,他想什么都和我没关系。”
    正在开车的梁锦墨没回头,视线在内视镜里瞥许栀,果然和她目光撞上了。
    她赶忙别开眼。
    他唇角浅浅勾了下。
    以为他发现不了吗?她的那点小心机。
    她现在就是各种表忠心,刚刚说那话,也是说给他听。
    很奇怪,他以前偶尔见到同学和女友腻歪,都只觉得不屑,但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是不一样的,仿佛有魔力。
    他觉得自己真的变得很好哄。
    年算是过完,参加过葬礼的隔天,梁锦墨和许栀要回酒店去住了。
    赵念巧没留人,在他们走之前,将许栀拉进卧室里,又叮嘱一遍,“千万不可以在婚前搞出孩子来!这件事很严肃的。”
    许栀脸都红了,“妈……你说什么呀……”
    作为母亲,赵念巧确实很操心,不过她想了想,说:“锦墨看着挺沉稳的,应该也不会乱来,一个男人如果尊重自己的女人,也不会让她稀里糊涂怀孕。”
    许栀被点了下,忽然想起,其实也有好几次了,梁锦墨都是急刹车。
    不是每个男人都愿意为自己的女人一次又一次做出这样的让步和妥协,她觉得这一点非常难能珍贵。
    两人回到酒店,许栀在楼下停步,和梁锦墨说:“我……我想去超市。”
    酒店斜对面就有个大超市,她蠢蠢欲动地在脑中做起计划,超市里不太好买,不然还是去无人商店吧……
    然而她很快听到梁锦墨说:“我陪你。”
    你陪着我怎么买!
    她心底咆哮,却不好拒绝,只能跟着男人一起去了超市。
    两人逛了半个多小时,许栀往购物车里扔了酸奶,薯片,香蕉,车厘子……
    一大堆,就是没有她想买的东西。
    她已经有些丧气了,考虑等一下要不要让酒店的人送,但,那样感觉更不好意思……梁锦墨上次都没让酒店的人送,她猜测他可能也不喜欢这样。
    她脑中天人交战,眼看要走到收银台,梁锦墨从旁边的货架上拿起四四方方的小盒子看。
    许栀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紧跟着,心脏剧烈跳动起来。
    她想买的东西,先被他拿在了手里。
    这东西是有号的,梁锦墨看了看,将手中的放回去,换了另外一盒,放在购物车里。
    许栀赶紧扭头看别处,心跳还是很快。
    他怎么拿得那么自然啊?倒是她,好像做贼一样。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ushayy.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jushayy.com